入睡焦虑

焦虑之大莫过于入睡焦虑,而入睡焦虑则主要来自于工作。

从消失的19亿欧元说起

2020/06/28 21:22

原来预定的职业生涯困惑暂时不存在了。主要是因为身体情况显然短时间内无法承担比现在大一点儿的工作压力,所以那篇就暂时搁一下。 我想说的是最近的另外一个大案,Wirecard的19亿欧元谜案。现在的信息是说包括新加坡华侨银行和两家菲律宾银行均否认Wirecard在其银行有过存款。安永作为Wirecard的审计师又被拉出来了,即使这次的问题看上去又是安永自己发现的。但和瑞幸的案子不同...

真是焦虑啊

2020/06/28 16:14

先推荐一部电影,Asa Butterfield和Maisie Williams主演的Then Came You(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6649687/)。我是被一个朋友安利的。当时是Sex Education正火,看剧照差点以为是同一部剧。Asa演有疑病症的Calvin,参加心理辅导的时候遇到了Maisie演的患了癌症的Skye...

瑞幸

2020/06/14 20:39

这周听了去现场谈瑞幸的那期(https://www.xiaoyuzhoufm.com/episodes/5edeb07d418a84a046dfdde6?s=eyJ1IjogIjVlOTFhN2YwYmYzNGRjMzIyZTVjZjQxNiJ9),小P老师的观点我是十分认同,瑞幸由于其独角兽的地位和造假金额之大在中概股被做空中的确属于大事件,但就财务造假这件事情来说...

第一次盘点

2020/06/12 21:03

四月底做了手术清除一个焦虑以后出现一些以前不曾有的症状,于是再次陷入焦虑,做了检查没有发现之后只能自己慢慢矫正,然而突然一个旧身体问题又浮现上来,于是开始一场新的焦虑。2020年真是奇怪的一年。 盘点存货是非常重要的审计程序,重要到每次培训都会反复强调盘点程序要怎么做,而年末盘点则是小朋友们的狂欢,全公司的小朋友都被撒向大江南北去赚元旦加班三倍工资...

第一个上市公司年审

2020/06/02 21:49

从芜湖回来以后忙季的节奏就开始快起来,接下去的项目就是我参加的第一个上市公司年审,而这也是我之后十几年一直涉足医药行业的开端。从2005年12月开始的这之后十五年里药企的费用报销凭证我真是看太多,数也数不清。只是做审计的时候只做形式审核,到了后来做合规调查做的都是实质审核了。 我接触的第一家药企在苏州,当时主要生产二代和三代头孢,现在也有一些其他产品,前阵子我过敏还用了他家的西替利嗪...

第一个年审

2020/05/27 20:39

我的第一个年度审计发生在芜湖,那个团队是有两个女Senior带着一个第二年的男同事和新人我去的。两个女Senior联合带队这种事倒也真是不太多见,主要是我们这个项目的高级经理大好人,想得开,有人尽量塞。 又要重复上文里提到那句那时候还没有高铁,在离开南京回上海过了一个周末之后我又坐着火车经过南京去芜湖了,这次甚至是绿皮车...

第一次出差

2020/05/21 19:48

培训是在2005年的夏天进行的,而当时最红火的话题莫过于超级女声。我至今记得当时课间高级经理和新人坐在一张桌子边讨论超女的场景,等我自己成为高级经理之后真无法想象年轻人还能和我拥有一样的电视爱好。 培训之后并不是上班而是回家复习CPA,考完试才是新的开始。从此以后几年里,我潜意识里的新的一年都是从走出CPA考场开始的,然后是国庆节假期,过完这一切就意味着淡季(Slack...

Move Free的广告

2020/05/18 20:21

Move Free,益节,是美国Schiff(利洁时Reckitt & Benckiser旗下品牌)的氨糖补剂产品。RB就是那个号称从避孕套(杜蕾斯)到婴儿奶粉(美赞臣)提供全套服务的。 最近几年益节氨糖钙片的灯箱和视频网站贴片广告非常常见。但保健食品和OTC的广告在国内其实尚属监管关注的领域;无论是进口还是国产产品,都必须在中国注册后(有保健食品蓝帽子标志或者OTC绿标红标)才可以发布广告...

小型大亨

2020/05/16 13:59

说到的那本《亚洲教父》,我就想起2011年夏天的一段经历。有一天合伙人找我说有个项目要出差,客户是东南亚华人,不光是客户,当地来了一个审计合伙人还有一个我们部门的总监。娱乐客户的人有了,就差干活的了。 到了目的地晚上就在酒店大堂里开会,开会的时候见到客户,很大块头,带着眼镜,穿着松松垮垮的麻质衬衫,是某国执政联盟国会后座议员,来中国带着自己的政治秘书还有不知道什么关系的几个男的女的...

乙类OTC调出医保目录

2020/05/13 12:49

疫情开始的时候感染者的数量相对于城市总人口而言感染率非常低,紧张程度是随着城市控制的程度才逐渐显示于世人面前。单看数字或者比率是无法体会和感受到个体的痛苦,但一定意义上来说医学,药物研发,乃至医疗保险,都是建立在概率上的。对于每个个人而言,每一种病痛都是100%的影响,但对于整个人类来讲,数字就是数字,医学,药物研发和医保政策也一定会服从机会成本原则。 ...

我是一个做什么的社畜

2020/05/11 15:49

大家好,感谢大家捧场。在详细描述我的血泪社畜史之前我想先介绍下我是做什么的。说实话,我真的很社畜,跳槽那么多次,每次间隔没有超过一周的。 我的职业生涯起点是某四大国有银行的上海分行,六个月后加入了某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两年以后去了杭州办公室,又过了两年回上海加入了另外一家四大的FDD(Financial Due Diligence,财务尽职调查) 虽然做了四年审计...

入睡焦虑的简单分类

2020/05/10 11:43

入睡前的焦虑当然是和工作相关,其他例外情况主要是同学聚会前夜的社恐发作,重大决策前的犹疑不决以及买入如山倒读书如抽丝的惊恐。 对工作相关的入睡焦虑分类的话,有一类是工作细节的,某个程序该怎么做,或者某个报告能不能在死线前完成;第二类是反思类的,报告又被改得面目全非要怎么才能改进自己的写作;第三类就是职场关系的,某个人今天的某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要怎么回答,或者是我回答得到底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