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野

希望,都能,勇敢

药品购销制度之一点一

2020/09/17 05:30

朋友圈这几天的爆款文,一是国家医疗保障局的《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二是医保局和最高法的《关于开展医药领域商业贿赂案件信息交流共享的合作备忘录》。 我只有几句要吐槽的话。 医药购销领域的商业贿赂不良记录是来自于2007年卫生部的通知。据医保局答记者问里自己公布的数据,"2016年-2019年间全国百强制药企业中有超过半数被查实存在给予或间接给予回扣的行为"...

药品购销制度之一

2020/09/15 14:00

歇了一阵终于又要营业了。 最近接连好几个医药代表的消息。先是某医院的药代趁医生午休跑去登陆医生处方系统查数据结果被护士长发现当场扭送,然后是某医院院长查房看到一大堆代表闹哄哄挤在病房大怒要彻查代表是用谁的卡进的病房区,最后是举报某江苏药企在肿瘤和影像两个领域给回扣的告示有种遍地开花的势头。每一次大监管紧接着一定会有一次大变革,虽然监管主轴依然是那些老话题,可变革的发生却是让人目不暇接。 ...

调查员

2020/08/06 12:34

虽然职位的名称会有变化,但我很乐于自称是一名investigator,就像The Good Wife里的Kalinda。Investigator可以是clinical investigator,也就是临床研究者,也可以是我们这种负责内部合规调查的investigator,还可以是san值会变化最终都会归零的克苏鲁系调查员。我也非常想成为一名个体户调查员,但又和私家侦探不太一样...

收银机舞弊

2020/08/03 10:52

我曾经在专业杂志上看到过一个美国调查员写自己跑去调查一些收银机舞弊的事,顾名思义也就是收银员利用收银机的一些系统问题谋取私利,都是小钱,但是日积月累也会成为大数字。这种事在国内也很普遍,我在家对面的便利店就遇到过。店员开始就说二维码收款出问题了,所以只能收现金。这时候一般人掏出的多半是大额现金,如果买的不止一件东西,总数到底是多少根本搞不清楚,小票也不拿...

有鉴于焦虑过甚

2020/08/02 08:46

有鉴于焦虑过甚以及造成的严重后果,我想改一下Newsletter的名字,改成“撒野”。没什么,就是想,撒野。

医嘱,病房及手术

2020/08/02 08:10

我的中年焦虑在身体上的反应在爆发以后似乎将整个生活的状态往更糟糕的方向推进了不止一步。最早是四月初的一次乳糖不耐的腹泻加发热在胸部CT后发现肾上腺占位已经有3cm多,在数轮专病门诊专家门诊之后医生建议手术切除,四月底住院切下来一个直径快4cm的无功能腺瘤。 住院的时候隔壁床的大爷十五年前右肾切掉,这次因为左肾肿瘤又要切二分之一,高血压还有血栓。每天都嫌弃医院晚饭不够,下楼去吃夜宵...

选择

2020/07/23 10:16

上周去做手术了,今天刚出院,手术并发症慢慢恢复中。 郁闷的时候进病房,受到医生那种始终这都不是事的态度的感染,也看到隔壁邻居们的乐观心态,但根本上也没有什么太大帮助。 今年跑医院太频繁,一度想如果二十年前高考的时候我没有选择去闵大荒而是去枫林路或者重庆南路,念七年书,开始做住院医,十几年又会怎么度过。转念一想,我这么沉不住气的人肯定早就转行做医药销售代表了...

时间旅行

2020/07/11 14:01

有关时间旅行并试图改变历史的故事太多太多,对于以杀一人或者救一人试图改变历史的结果大概有这样几种解释:1)平行时间线,每一个改变都会开辟一条新的时间线;2)单一时间线历史变化,改变之后回到以前的时间点发现现实已经变化;3)单一时间线历史不变化,即改变以后一定会发生其他事件对冲这一改变。 但有没有可能...

往来账户询证函

2020/07/11 14:00

除了银行询证函以外,审计师还需要对重要或者样本的往来账户进行询证函程序,涉及的账户包括应收/应付账款,预付/预收账款,其他应收/其他应付款及关联方往来。审计师也应当考虑对其他一些特殊情况进行函证,我发过的函证包括寄存的存货,定制的模具,销售或者采购的总数量等等。 询证函是以审计师以被审计公司的名义发出但需直接寄回到审计师那里,先根据重要性水平选择需要函证的对方...

做尽职调查难免要逃跑

2020/07/07 12:33

做尽职调查难免会遇到客户突然决定不做收购的情况,第一次我遇到这种情况是在2009年,报告初稿都差不多好了,客户突然就不玩了,Team leader直接写了封邮件简简单单三个词,drop the pen,第二天立马就不加班了。 第二次遇到的情况是2011年在东北做尽职调查,客户是家在美国上市的德国公司,在这个项目之前我们有协助做过一个内部调查,发现还挺多的...

从消失的19亿欧元说起

2020/06/28 13:22

原来预定的职业生涯困惑暂时不存在了。主要是因为身体情况显然短时间内无法承担比现在大一点儿的工作压力,所以那篇就暂时搁一下。 我想说的是最近的另外一个大案,Wirecard的19亿欧元谜案。现在的信息是说包括新加坡华侨银行和两家菲律宾银行均否认Wirecard在其银行有过存款。安永作为Wirecard的审计师又被拉出来了,即使这次的问题看上去又是安永自己发现的。但和瑞幸的案子不同...

真是焦虑啊

2020/06/28 08:14

先推荐一部电影,Asa Butterfield和Maisie Williams主演的Then Came You(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6649687/)。我是被一个朋友安利的。当时是Sex Education正火,看剧照差点以为是同一部剧。Asa演有疑病症的Calvin,参加心理辅导的时候遇到了Maisie演的患了癌症的Skye...

瑞幸

2020/06/14 12:39

这周听了去现场谈瑞幸的那期(https://www.xiaoyuzhoufm.com/episodes/5edeb07d418a84a046dfdde6?s=eyJ1IjogIjVlOTFhN2YwYmYzNGRjMzIyZTVjZjQxNiJ9),小P老师的观点我是十分认同,瑞幸由于其独角兽的地位和造假金额之大在中概股被做空中的确属于大事件,但就财务造假这件事情来说...

第一次盘点

2020/06/12 13:03

四月底做了手术清除一个焦虑以后出现一些以前不曾有的症状,于是再次陷入焦虑,做了检查没有发现之后只能自己慢慢矫正,然而突然一个旧身体问题又浮现上来,于是开始一场新的焦虑。2020年真是奇怪的一年。 盘点存货是非常重要的审计程序,重要到每次培训都会反复强调盘点程序要怎么做,而年末盘点则是小朋友们的狂欢,全公司的小朋友都被撒向大江南北去赚元旦加班三倍工资...

第一个上市公司年审

2020/06/02 13:49

从芜湖回来以后忙季的节奏就开始快起来,接下去的项目就是我参加的第一个上市公司年审,而这也是我之后十几年一直涉足医药行业的开端。从2005年12月开始的这之后十五年里药企的费用报销凭证我真是看太多,数也数不清。只是做审计的时候只做形式审核,到了后来做合规调查做的都是实质审核了。 我接触的第一家药企在苏州,当时主要生产二代和三代头孢,现在也有一些其他产品,前阵子我过敏还用了他家的西替利嗪...

第一个年审

2020/05/27 12:39

我的第一个年度审计发生在芜湖,那个团队是有两个女Senior带着一个第二年的男同事和新人我去的。两个女Senior联合带队这种事倒也真是不太多见,主要是我们这个项目的高级经理大好人,想得开,有人尽量塞。 又要重复上文里提到那句那时候还没有高铁,在离开南京回上海过了一个周末之后我又坐着火车经过南京去芜湖了,这次甚至是绿皮车...

第一次出差

2020/05/21 11:48

培训是在2005年的夏天进行的,而当时最红火的话题莫过于超级女声。我至今记得当时课间高级经理和新人坐在一张桌子边讨论超女的场景,等我自己成为高级经理之后真无法想象年轻人还能和我拥有一样的电视爱好。 培训之后并不是上班而是回家复习CPA,考完试才是新的开始。从此以后几年里,我潜意识里的新的一年都是从走出CPA考场开始的,然后是国庆节假期,过完这一切就意味着淡季(Slack...

Move Free的广告

2020/05/18 12:21

Move Free,益节,是美国Schiff(利洁时Reckitt & Benckiser旗下品牌)的氨糖补剂产品。RB就是那个号称从避孕套(杜蕾斯)到婴儿奶粉(美赞臣)提供全套服务的。 最近几年益节氨糖钙片的灯箱和视频网站贴片广告非常常见。但保健食品和OTC的广告在国内其实尚属监管关注的领域;无论是进口还是国产产品,都必须在中国注册后(有保健食品蓝帽子标志或者OTC绿标红标)才可以发布广告...

小型大亨

2020/05/16 05:59

说到的那本《亚洲教父》,我就想起2011年夏天的一段经历。有一天合伙人找我说有个项目要出差,客户是东南亚华人,不光是客户,当地来了一个审计合伙人还有一个我们部门的总监。娱乐客户的人有了,就差干活的了。 到了目的地晚上就在酒店大堂里开会,开会的时候见到客户,很大块头,带着眼镜,穿着松松垮垮的麻质衬衫,是某国执政联盟国会后座议员,来中国带着自己的政治秘书还有不知道什么关系的几个男的女的...

乙类OTC调出医保目录

2020/05/13 04:49

疫情开始的时候感染者的数量相对于城市总人口而言感染率非常低,紧张程度是随着城市控制的程度才逐渐显示于世人面前。单看数字或者比率是无法体会和感受到个体的痛苦,但一定意义上来说医学,药物研发,乃至医疗保险,都是建立在概率上的。对于每个个人而言,每一种病痛都是100%的影响,但对于整个人类来讲,数字就是数字,医学,药物研发和医保政策也一定会服从机会成本原则。 ...

我是一个做什么的社畜

2020/05/11 07:49

大家好,感谢大家捧场。在详细描述我的血泪社畜史之前我想先介绍下我是做什么的。说实话,我真的很社畜,跳槽那么多次,每次间隔没有超过一周的。 我的职业生涯起点是某四大国有银行的上海分行,六个月后加入了某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两年以后去了杭州办公室,又过了两年回上海加入了另外一家四大的FDD(Financial Due Diligence,财务尽职调查) 虽然做了四年审计...

入睡焦虑的简单分类

2020/05/10 03:43

入睡前的焦虑当然是和工作相关,其他例外情况主要是同学聚会前夜的社恐发作,重大决策前的犹疑不决以及买入如山倒读书如抽丝的惊恐。 对工作相关的入睡焦虑分类的话,有一类是工作细节的,某个程序该怎么做,或者某个报告能不能在死线前完成;第二类是反思类的,报告又被改得面目全非要怎么才能改进自己的写作;第三类就是职场关系的,某个人今天的某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要怎么回答,或者是我回答得到底对不对...